哭泣的灵魂

编辑:综合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4 23:07:2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哭泣的灵魂是来源于网络的诗
哭 泣 的 灵 魂
我是一名鬼卒,一个轮回司主手下的小喽罗。
我们可算是天上地下最低贱的生物,只能在黑暗的地狱里生活,永生永世。
我的职责就是在奈何桥边巡逻,是个清闲的差事,因为这里除了偶尔经过孤魂野鬼,
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会有。
我经常呆呆地坐在奈何桥边,呆呆地看着孤单的魂魄,孤单地飘来荡去。
天天,月月,年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有一天,轮回司主把我叫去,
说我忠于职守,因为我已经在奈何桥巡逻了300年,没有出过差错。
所以他让我做了勾魂使者,让我有机会去人间看看。
人间的确很好啊,什么都有,比起那只有阴沉和黑暗的地狱简直就是天堂一样。
可惜我每次去人间都是半夜,而且都是去拿别人的魂魄。
日子久了,我知道象我这种人,不,应该是鬼怪吧,是人们最害怕最痛恨的,
因为我们一去,就意味着人间生活的结束,我只有苦笑。
因为人们既相信命运,又害怕命运,
便连同我们也恨了进去。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百年又匆匆过去了。
轮回司主对我说,你已经有400年的道行,
等到你有500年道行的时候,你就能去人间轮回,
或者在地狱修行,去做一个神仙。
当时我很开心啊,开心得笑了,
这也许是我第一次笑吧。在场的白无常大哥取笑我,
说我笑得比鬼还难看。我想:我本来就是鬼,而且白无常笑得比我还难看,
人一见他笑,多半会吓死。
最后100年的时间里,
我继续努力地办着轮回司主交给我的每一件事情。
可是我觉得这100年比原来的400年还要漫长,
我多么期望它快一点过去,
到了那一天,我一定要去轮回……
一天,
我信步走到奈何桥边,黑暗里隐约传来一阵轻微的抽泣。
我走过去一看,
原来是一个女鬼在那里哭。
我问她为什么呆在这里,她说她不小心弄灭了照亮轮回路的灯笼。
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乐意帮助别人(鬼),
那时我心情很好,所以我就说我可以带她去轮回司。
她擦了擦眼泪,对我嫣然一笑:“谢谢你。”
刹那间,我的胸口好象被什么猛击了一下,心里好乱……
我从来没有见过笑得如此好看的鬼魂,
我只觉得自己的脚好象变软了。
到了轮回司,
司主查看了她的记录,说她是枉死的,不能投胎转世,只能住在枉死城。
她一下子哭了起来,我也一下子心软了,问司主可不可以让她去投胎?
司主发了火,骂了我一通,骂得我浑身发抖,她也吓得不敢再哭。
我垂头丧气地带她去枉死城报到,
路上我一句话也没有说。
到了枉死城,我让她进去,她点了点头,走进城去。
我目送着她远去,
这时,她回头看着我,又说了一句:“谢谢你。”
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城门里,只留下我呆呆地站在那里。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我惊奇地发现我还挂念着她。
于是我偶尔就会跑到枉死城去,偷偷地看看她。
我发现她经常很早就急匆匆地跑到望乡台去,在那里看上一整天,
然后哭泣着离去。不知道为什么?
每次看到她哭的时候,我也想哭……
春天已经悄悄离去,
零落的杨花已经化做漫天的飞雪。
燕子回时,天际陪伴着灿烂的落霞,远去的已经消失在如水的眼眸,
新来的早就烙上心头。
无意间,有一种隐隐心动的心绪却似乎依然萦绕心头,不曾随南燕归去。
那年清明,我找到了她的坟墓。
一捧黄土前,一杯水酒,三色果品,两个痛哭的人,一个大人,一个小孩。
我呆呆的看着那两人,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伤心和失落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
我在那里呆了很久,一直到深夜。
喝了一杯人间的酒,劣酒苦涩,心里却感觉不出是什么滋味。
有一次,我不经意问白无常大哥,枉死的人怎么样才能投胎?
他说需要因果。我问什么是因果?
他说因果其实也就是代价,
如果有人把投胎的机会让给没有机会的人,那么就可以投胎了。
他又说,这机会白痴也不会愿意让给别人的。
日子又过去了很久,轮回司主把我叫去,说我已经满了500年的修为。
问我有什么选择?
我说我愿意去投胎,轮回司主问我愿意去哪里?我说我愿意让她去投胎。
司主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白无常更是惊奇得舌头掉到了地上。
司主告诉我,如果我放弃500年道行的话,将重新去做一个鬼卒。
我说:“我愿意这样。”
说完,我静静的离开了,这时我的心里很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她走的那一天,我偷偷地看着她,直到她喝了孟婆婆的茶汤,上了转轮台。
远远地,我已经看不到她了,我忍不住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望向远方。
孟婆婆吃惊地看着我,慢慢地叹了一口气,继续摆弄她的茶汤……
我又变成了一个鬼卒,还是负责巡逻,我天天都会去奈何桥头,去看看。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再见到她。
日子又过了一天又一天,
我在桥边守了一天又一天,
日子多得我已经数不清了。
轮回司主又把我叫去,
说我又在地狱守了500年了,
可以再选择自己以后的路。
司主说完话,我茫然了,又是一个500年了?
这500年里我天天都守在桥边,但我怎么一直没有看见她回来呢……
司主看见我神智不清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迷迷茫芒中我又走到了奈何桥边。
在这桥边,我坐了1000年,在这桥边,我等了500年。
500年桑田沧海,连顽石也长满青苔。我却没有等到她的归来……
后来,白无常告诉我,
人若是转世投胎,天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模样?
是女还是男?
我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好傻、好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
我的眼睛在刹那间迷蒙了泪水……
无底的黑暗中,
一个痛哭的鬼魂。
那一次痛哭后,哭尽了眼泪;我的眼睛成了黑色 的空洞,眼角留下了一行蓝色的泪痕。站在奈何桥上回想500年前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是那么的短暂,望眼欲穿,茫茫的奈何桥......
突然间觉得一股力量将自己抛向深渊,胸口一阵痛楚,不禁的抽搐。自己呆了1000年熟悉的地狱,成了囚禁自己黑暗的牢笼.....后来司主告诉我,我已经不能再修炼成一个神仙了,因为修炼成神仙的鬼魂是不能有眼泪的。我眼角那泪痕就是把那次轮回给她的代价,而我也不能再呆在地狱了,必需去人间轮回,无尽的绝望,500年换来的轮回,500年的等待换来的竟是如次结局,我不禁问道;"为什么".....司主告诉我这就是因果。
后来梦婆婆给我灌了一碗梦婆汤,她告诉我喝了就不会痛苦,就能无牵无挂的去人间轮回了。
就这样我带着眼上的泪痕走上了转轮台,开始了人间的轮回。
——来源于网络
词条标签:
网络小说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