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毕可汗(东突厥可汗)

编辑:综合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5 05:42:22
编辑 锁定
始毕可汗(?―619年),姓阿史那氏,名咄吉世(一作咄吉、吐吉), 启民可汗阿史那·染干之子,东突厥可汗,609年―619年在位。
大业五年(609年),启民可汗病逝,咄吉世继位,号始毕可汗。大业十一年(615年),当时突厥臣服隋朝,隋炀帝采纳大臣裴矩建议,分化突厥势力,拉拢始毕可汗之弟叱吉设,设计杀害始毕可汗宠臣史蜀胡悉,始毕可汗因此怨恨隋炀帝,逐与隋朝断交。同年八月,始毕可汗趁隋炀帝北巡之机,亲率数十万大军在雁门郡包围隋炀帝。隋炀帝向始毕可汗之妻、隋朝义成公主求救,义成公主派人对始毕可汗说北方边境告急,加上隋朝援军相继抵达,始毕可汗于是解围而退。
当时由于隋炀帝实行暴政,致使各地爆发大规模反隋起义,中原地区避乱者大多逃入突厥。义宁元年(617年),始毕可汗派兵协助太原留守李渊平定长安。当时突厥势力强盛,拥兵百万,契丹室韦吐谷浑高昌等国都臣服于突厥,中原割据势力薛举窦建德王世充刘武周等人亦皆向始毕可汗称臣。
武德元年(618年),李渊称帝,建立唐朝。始毕可汗自恃对唐有功,因而骄横,用兵威逼唐朝。武德二年(619年),始毕可汗与梁师都、刘武周谋袭太原,行至夏州时病逝。[1]  始毕可汗死后,其弟俟利弗设继位,号处罗可汗
本    名
阿史那·咄吉世
别    称
阿史那·咄吉、阿史那·吐吉
所处时代
隋末唐初
民族族群
突厥族
去世时间
619年
身    份
东突厥可汗
汗    号
始毕可汗
在位时间
609年―619年

始毕可汗人物生平

编辑

始毕可汗续娶公主

始毕可汗,姓阿史那氏,名咄吉世(一作咄吉、吐吉), 是东突厥启民可汗之子。[2]  隋朝大业五年(609年),启民可汗病逝。当时东突厥臣服于隋朝,隋炀帝杨广拥立咄吉世继任汗位,号始毕可汗。始毕可汗上表隋炀帝,请求续娶嫁给其父启民可汗的和亲公主义成公主,隋炀帝诏令遵从突厥的习俗,同意始毕可汗续娶义成公主。[3]  [4-5] 

始毕可汗与隋断交

大业十一年(615年),始毕可汗前往到隋朝东都洛阳(今河南洛阳)朝见隋炀帝[6-7] 
当初,隋朝大臣裴矩认为始毕可汗部众逐渐强盛,就向隋炀帝献策分散始毕可汗的势力。隋炀帝打算以宗室女嫁给始毕可汗的弟弟叱吉设,并封他为南面可汗,叱吉设不敢接受册封。始毕可汗知道此事后,就对隋朝逐渐产生怨恨。突厥的大臣史蜀胡悉善于谋略,受到始毕可汗的宠信。裴矩诈称与史蜀胡悉做买卖,将史蜀胡悉诱骗到马邑,将他杀害。然后派使者向始毕可汗宣布诏命说:“史蜀胡悉背叛可汗来投降,我已经帮您将他处死。”始毕可汗知道情况后,从此就不再到隋朝进贡朝见。[8] 
八月初八日,始毕可汗趁隋炀帝巡游北塞之机,亲自率领几十万名骑兵策划袭击隋炀帝的车驾。义成公主事先派遣使者将此情况报告给隋炀帝。八月十二日,隋炀帝的车驾迅速驰入雁门(今山西代县)城,隋炀帝次子齐王杨暕率领后军进驻崞县。八月十三日,突厥军队包围雁门郡,隋军上下惊惧恐怖,拆毁民房用作守卫城池的材料,城中有军、民十五万人,粮食仅够供应二十天。雁门郡的四十一座城池,突厥军队已经攻破其中的三十九座,只有雁门、崞县没有攻下,突厥军队急攻雁门,箭都射到隋炀帝面前,隋炀帝大为恐惧,抱着小儿子赵王杨杲哭泣,眼睛都已哭肿。[9] 
八月二十四日,隋炀帝诏令各郡县发兵救驾。[10]  同时,隋炀帝暗中派使者向义成公主求救,义成公主派人告诉始毕可汗说:“北部边境告急。”这时隋朝洛阳和各郡的援军也都达到忻口。九月十五日,始毕可汗解围退走,隋炀帝派人出去侦察,山谷空无一人,没有突厥军队,才派出两千名骑兵在后面追踪突厥军队,隋军追到马邑,俘获突厥老弱两千人返回。[11-13] 

始毕可汗兵败而逃

当时,始毕可汗数次派兵侵犯隋朝的北部边境。大业十二年(616年),始毕可汗派兵侵犯马邑,隋炀帝下诏命太原留守、唐国公李渊率领太原道军队与马邑太守王仁恭抗击突厥。当时突厥正处于强盛时期,太原道和马邑 郡两处隋军不满五千人,王仁恭忧虑兵少。李渊挑选善于骑射的士卒二千人,让这些隋军士兵饮食起居完全同突厥人一样,隋军骑兵与突厥人相遇时,就伺机袭击突厥人,这样前后屡次获胜,突厥人颇怕李渊。[14]  李渊派兵反击突厥,始毕可汗兵败而逃。[15-16] 

始毕可汗军阀依附

义宁元年(617年)二月,隋朝朔方郡鹰扬郎将梁师都马邑郡鹰扬府校尉刘武周分别据郡反隋,联合并依附突厥。[17]  不久,隋朝雁门郡丞陈孝意与虎贲郎将王智辩共同讨伐刘武周,包围他所辖的桑干镇。二月二十一日,刘武周与突厥合兵攻击并杀死王智辩,陈孝意逃回雁门。三月十七日,刘武周袭击攻取楼烦郡,并夺取汾阳宫,俘获宫中的宫人,用她们去贿赂始毕可汗。始毕可汗以马回报刘武周,刘武周兵势越发强盛,继而攻陷定襄,始毕可汗封刘武周为定杨可汗,赠给他狼头旗。[18] 
不久,梁师都攻占雕阴、弘化、延安等郡,称帝建国。始毕可汗赠以狼头大旗,并赐给大度毗伽可汗的称号。梁师都与突厥占据河南之地,攻克盐川郡。当时左翊卫将军郭子和亦起兵反隋,自称永乐王,依附于突厥,并送儿子到突厥作为人质以巩固自己的势力。始毕可汗封刘武周为定杨天子,梁师都为解事天子,郭子和为平杨天子,郭子和再三辞谢,不敢接受,于是始毕可汗改封他为屋利设。[19] 

始毕可汗辅助李渊

此后,始毕可汗多次派兵攻打李渊。义宁元年(617年)五月,李渊在太原(今山西太原)起兵反隋。六月,大将军府司马刘文静劝说李渊与突厥联合,请突厥资助兵马以壮大兵势,李渊听从他的意见。于是亲笔写信,言辞卑屈,送给始毕可汗的礼物十分丰厚,信中说:“我想大举义兵,远迎隋主,重新与突厥和亲,就象开皇年间那样。您要是能和我一起南下,希望不要侵扰强暴百姓。假若您只想和亲,您就坐受财物吧。这些方案请您自己选择。”[20] 
始毕可汗得到李渊的信,对他的大臣说:“隋朝皇帝的为人我很了解,若是把他迎接回来,必定会加害唐公而且向我进攻,这是毫无疑问。如果唐公自称天子,我应当不避盛署,以兵马去帮助他。”始毕可汗立即命令将这个意思写成回信。使者七天后返回,见信,李渊的将领僚佐们都很高兴,请李渊听从突厥人的话,李渊认为不可。裴寂、刘文静都说:“如今义兵虽然召集前来,但是军马还极为缺乏,胡兵并不是所需的,但胡人的马匹不可失去,如果再拖延而不回信,恐怕对方反悔。”李渊说:“大家最好再想想别的办法。”裴寂等人就请李渊尊隋炀帝为太上皇,立代王杨侑为皇帝,以安定隋王室;传布檄文到各郡县;改换旗帜,用红、白掺杂的颜色,以此向突厥示意不完全与隋室相同。李渊说:“这可以说是‘掩耳盗钟’,但这是形势所迫,不得不如此啊。”于是就同意这样做,派刘文静将这个决定通知突厥。[20] 
始毕可汗派特勒康稍利等人押送一千匹马(一作二千匹)到李渊处进行交易,并答应发兵送李渊入关,人数的多少随李渊定。六月十八日,李渊在绛郡会见康鞘利等人,接受始毕可汗的书信,礼仪容止都极为恭敬,赠送给康鞘利等人的礼物也很丰厚。[21]  六月己巳日,康鞘利返回突厥。李渊命令刘文静出使突厥请求发兵,他私下对刘文静说:“胡骑进入中国,是黎民百姓的大害。我所以要突厥人发兵,是怕刘武周勾结突厥一起成为边境上的祸患。另外,胡马是放牧饲养的,不用耗费草料,我只是要借突厥人的兵马以壮声势,几百人就足够,没有别的用途。”[22] 
义宁元年(617年)七月,刘文静到达突厥,请求始毕可汗派兵辅助李渊,并与始毕可汗约定,“要是进入长安,百姓、土地归唐公,金玉绫罗归突厥。”始毕可汗很高兴,便派大臣级失特勒先往李渊的军营,通知他突厥军已经上路。[23]  八月,始毕可汗派康鞘利率领五百骑兵,两千马匹随刘文静来到李渊处,李渊非常高兴。[24]  九月,这些突厥兵跟随李渊平定长安(今陕西西安)。[25-26] 

始毕可汗恃功傲慢

武德元年(618年)五月,李渊受禅登基,建立唐朝政权,是为唐高祖。唐高祖因为起事初期曾借助于突厥兵马,所以前前后后赠送给突厥的东西,无法计算。始毕可汗以及突厥部众自恃对唐有功,日益傲慢无礼,每次突厥使者到长安来,大多都胡作非为,蛮不讲理。[27]  唐高祖因为中原尚未平定,所以每次都优待、宽容他们。[28-29] 
五月二十七日,始毕可汗派遣骨咄禄特勒出使唐朝,唐高祖在太极殿宴请他,演奏宴乐、清商、西凉等九部乐。[30-32] 

始毕可汗因病去世

武德二年(619年)二月,始毕可汗率军渡过黄河到夏州(今内蒙古乌审旗南白城子),与梁师都军队会合,谋划攻打唐朝。始毕可汗将五百骑兵授予刘武周,准备从句注入侵太原。恰逢此时始毕可汗病逝。唐高祖在长乐门为之发哀,诏令群臣向其使者致哀,派使者送去奠仪帛三万段。始毕可汗死后,因其子什钵苾年幼,不能继任汗位,所以突厥群臣们拥立始毕可汗的弟弟俟利弗设为可汗,号处罗可汗。处罗可汗任命什钵苾为泥步设(一作尼步设),把他安置在突厥的东部,正当幽州的北面。[33-35] 

始毕可汗为政举措

编辑
始毕可汗在位时期,正值隋朝末年,中原地区战乱四起,中原避乱的人大多逃入突厥。当时突厥势力强盛,东自契丹室韦,西边包括吐谷浑高昌,各国都臣服于突厥;中原割据势力薛举窦建德王世充刘武周梁师都李轨高开道等人虽然都拥兵割据、自尊帝王,但都向始毕可汗称臣,接受可汗的称号。[36-37]  始毕可汗拥有精兵近百万(一说一百多万)[38]  ,戎狄之强盛实属空前。[39-40] 

始毕可汗趣闻轶事

编辑
武德元年(618年),始毕可汗所居住的牙帐无故自己破裂,唐高祖向内史令萧瑀询问吉凶,萧瑀说:“从前魏文帝到许都时,城门无故倒塌,这一年魏文帝驾崩,可能是同类之事。”[41]  第二年,始毕可汗果然病逝。

始毕可汗历史评价

编辑
刘昫等《旧唐书》:“始毕自恃其功,益骄踞。”[42] 

始毕可汗史籍记载

编辑
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四十九》[43] 
北史·卷九十九·列传第八十七》[44]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42]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45]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五

始毕可汗家庭成员

编辑

始毕可汗父亲

启民可汗阿史那·染干[42] 

始毕可汗弟弟

处罗可汗阿史那·俟利弗设[42] 
颉利可汗阿史那·咄苾[42] 
阿史那·步利设[42] 
阿史那·叱吉设[8] 

始毕可汗妻子

义成公主杨氏[3] 

始毕可汗儿子

突利可汗阿史那·什钵苾[42] 
阿史那·结社率[42] 
参考资料
  • 1.    始毕可汗  .华夏经纬网[引用日期2015-04-9]
  • 2.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始毕可汗咄吉者,启民可汗子也。
  • 3.    《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四十九》:是岁,疾终,上为之废朝三日,立其子咄吉世,是为始毕可汗。表请尚公主,诏从其俗。
  • 4.    《北史·卷九十九·列传第八十七》:是岁,疾终,上为废朝三日。其子吐吉立,是为始毕可汗。表续尚公主,诏从其俗。
  • 5.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一》:突厥启民可汗卒,上为之废朝三日,立其子咄吉,是为始毕可汗;表请尚公主,诏从其俗。
  • 6.    《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四十九》:十一年,来朝于东都。
  • 7.    《北史·卷九十九·列传第八十七》:十一年,来朝于东都。
  • 8.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初,裴矩以突厥始毕可汗部众渐盛,献策分其势,欲以宗女嫁弟叱吉设,拜为南面可汗;叱吉不敢受,始毕闻而渐怨。突厥之臣史蜀胡悉多谋略,为始毕所宠任,矩诈与为互市,诱至马邑下,杀之。遣使诏始毕曰:“史蜀胡悉叛可汗来降,我已相为斩之。”始毕知其状,由是不朝。
  • 9.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戊辰,始毕帅骑数十万谋袭乘舆,义成公主先遣使者告变。壬申,车驾驰入雁门,齐王暕以后军保崞县。癸酉,突厥围雁门,上下惶怖,撤民屋为守御之具,城中兵民十五万口,食仅可支二旬,雁门四十一城,突厥克其三十九,唯雁门、崞不下。突厥急攻雁门,矢及御前;上大惧,抱赵王杲而泣,目尽肿。
  • 10.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 甲申,诏天下募兵,守令竞来赴难。
  • 11.    《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四十九》:其年,车驾避暑汾阳宫,八月,始毕率其种落入寇,围帝于雁门。诏诸郡发兵赴行在所,援军方至,始毕引去。由是朝贡遂绝。
  • 12.    《北史·卷九十九·列传第八十七》:其年,车驾避暑汾阳宫。八月,始毕率其种落入寇,围帝于雁门。援兵方至,始毕引去。由是朝贡遂绝。
  • 13.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 帝遣间使求救于义成公主,公主遣使告始毕云:“北边有急。”东都及诸郡援兵亦至忻口;九月,甲辰,始毕解围去。帝使人出侦,山谷皆空,无胡马,乃遣二千骑追蹑,至马邑,得突厥老弱二千馀人而还。
  • 14.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三》: 突厥数寇北连。诏晋阳留守李渊帅太原道兵与马邑太守王仁恭击之。时突厥方强,两军众不满五千,仁恭患之。渊选善骑射者二千人,使之饮食舍止一如突厥,或与突厥遇,则伺便击之,前后屡捷,突厥颇惮之。
  • 15.    《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四十九》:明年,复寇马邑,唐公以兵击走之。
  • 16.    《北史·卷九十九·列传第八十七》:明年,复寇马邑,唐公击走之。
  • 17.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三》: 二月,壬午,朔方鹰扬郎将梁师都杀郡丞唐世宗,据郡,自称大丞相,北连突厥。马邑太守王仁恭,多受货赂,不能振施。郡人刘武周,骁勇喜任侠,为鹰扬府校尉。仁恭以其土豪,甚亲厚之,令帅亲兵屯阁下。武周与仁恭侍儿私通,恐事泄,谋作乱,先宣言曰:“今百姓饥馑,僵尸满道,王府君闭仓不赈恤,岂为民父母之意乎!”众皆愤怒。武周称疾卧家,豪杰来候问,武周椎牛纵酒,因大言曰:“壮士岂能坐待沟壑!今仓粟烂积,谁能与我共取之?”豪杰皆许诺。己丑,仁恭坐听事,武周上谒,其党张万岁等随入,升阶,斩仁恭,持其首出徇,郡中无敢动者。于是开仓以赈饥民,驰檄境内属城,皆下之,收兵得万馀人。武周自称太守,遣使附于突厥。
  • 18.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三》:雁门郡丞河东陈孝意与虎贲郎将王智辩共讨刘武周,围其桑干镇。壬寅,武周与突厥合兵击智辩,杀之;孝意奔还雁门。三月,丁卯,武周袭破楼烦郡,进取汾阳宫,获隋宫人,以赂突厥始毕可汗;始毕以马报之,兵势益振,又攻陷定襄。突厥立武周为定杨可汗,遗以狼头纛。
  • 19.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三》:梁师都略定雕阴、弘化、延安等郡,遂即皇帝位,国号梁,改元永隆。始毕遗以狼头纛,号为大度毗伽可汗。师都乃引突厥居河南之地,攻破盐川郡。左翊卫蒲城郭子和坐事徙榆林。会郡中大饥,子和潜结敢死士十八人攻郡门,执郡丞王才,数以不恤百姓,斩之,开仓赈施。自称永乐王,改元丑平。尊其父为太公,以其弟子政为尚书令,子端、子升为左右仆射。有二千馀骑,南连梁师都,北附突厥,各遣子为质以自固。始毕以刘武周为定杨天子,梁师都为解事天子,子和为平杨天子;子和固辞不敢当,乃更以为屋利设。
  • 20.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四》:刘文静劝李渊与突厥相结,资其士马以益兵势。渊从之,自为手启,卑辞厚礼,遗始毕可汗云:“欲大举义兵,远迎主上,复与突厥和亲,如开皇之时。若能与我俱南,愿勿侵暴百姓;若但和亲,坐受宝货,亦唯可汗所择。”始毕得启,谓其大臣曰:“隋主为人,我所知也。若迎以来,必害唐公而击我无疑矣。苟唐公自为天子,我当不避盛暑,以兵马助之。”即命以此意为复书。使者七日而返,将佐皆喜,请从突厥之言,渊不可。裴寂、刘文静等皆曰:“今义兵虽集而戎马殊乏,胡兵非所须,而马不可失;若复稽回,恐其有悔。”渊曰:“诸君宜更思其次。”寂等乃请尊天子为太上皇,立代王为帝,以安隋室;移檄郡县;改易旗帜,杂用绛白,以示突厥。渊曰:“此可谓‘掩耳盗钟’,然逼于时事,不得不尔。”乃许之,遣使以此议告突厥。
  • 21.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四》:突厥遣其柱国康鞘利等送马千匹诣李渊为互市,许发兵送渊入关,多少随所欲。丁酉,渊引见康鞘利等,受可汗书,礼容尽恭,赠遣康鞘利等甚厚。
  • 22.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四》:己巳,康鞘利北还。渊命刘文静使于突厥以请兵,私谓文静曰:“胡骑入中国,生民之大蠹也。吾所以欲得之者,恐刘武周引之共为边患;又,胡马行牧,不费刍粟,聊欲藉之以为声势耳。数百人之外,无所用之。”
  • 23.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四》:刘文静至突厥,见始毕可汗,请兵,且与之约曰:“若入长安,民众土地入唐公,金玉缯帛归突厥。”始毕大喜,丙寅,遣其大臣级失特勒先至渊军,告以兵已上道。
  • 24.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四》:癸巳,渊至龙门,刘文静、康鞘利以突厥兵五百人、马二千匹来至。渊喜其来缓,谓文静曰:“吾西行及河,突厥始至,兵少马多,皆君将命之功也。”
  • 25.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高祖起义太原,遣大将军府司马刘文静聘于始毕,引以为援。始毕遣其特勒康稍利等献马千匹,会于绛郡。又遣二千骑助军,从平京城。
  • 26.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高祖起太原,遣府司马刘文静往聘,与连和,始毕使特勒康稍利献马二千、兵五百来会。帝平京师………
  • 27.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遂恃功,使者每来多横骄。
  • 28.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及高祖即位,前后赏赐,不可胜纪。始毕自恃其功,益骄踞;每遣使者至长安,颇多横恣。高祖以中原未定,每优容之。
  • 29.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五》:帝以初起资其兵马,前后饷遗,不可胜纪。突厥恃功骄倨,每遣使者至长安,多暴横,帝优容之。
  • 30.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武德元年,始毕使骨咄禄特勤来朝,宴于太极殿,奏《九部乐》,赉锦彩布绢各有差。
  • 31.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武德元年,骨咄禄特勒来朝,帝宴太极殿,为奏九部乐,引升御坐。
  • 32.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五》:辛未,突厥始毕可汗遣骨咄禄特勒来,宴之于太极殿,奏九部乐。
  • 33.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二年二月,始毕帅兵渡河,至夏州,贼帅梁师都出兵会之,谋入抄掠。授马邑贼帅刘武周兵五百余骑,遣入句注,又追兵大集,欲侵太原。是月,始毕卒,其子什钵苾以年幼不堪嗣位,立为泥步设,使居东偏,直幽州之北。立其弟俟利弗设,是为处罗可汗。
  • 34.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二年,始毕自将度河,至夏州,与贼梁师都合,又佐刘武周以五百骑入句注,将侵太原。会病死,帝为发哀长乐门,诏群臣即馆吊其使,遣使者持段物三万赙之。子什钵苾幼,不克立,以为泥步设,使居东偏,立其弟俟利弗设,是为处罗可汗。
  • 35.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七》:突厥始毕可汗将其众渡河至夏州,梁师都发兵会之,以五百骑授刘武周,欲自句注入寇太原。会始毕卒,子什钵苾幼,未可立,立其弟俟利弗设为处罗可汗。处罗以什钵苾为尼步设,使居东偏,直幽州之北。
  • 36.    《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四十九》:隋末乱离,中国人归之者无数,遂大强盛,势陵中夏。迎萧皇后,置于定襄。薛举、窦建德、王世充、刘武周、梁师都、李轨、高开道之徒,虽僭尊号,皆北面称臣,受其可汗之号。使者往来,相望于道也。
  • 37.    《北史·卷九十九·列传第八十七》:隋末乱离,中国人归之者无数,遂大强盛。迎萧后置于定襄。薛举、窦建德、王世充、刘武周、梁师都、李轨、高开道之徒,虽僭尊号,皆称臣,受其可汗之号,使者往来,相望于道。
  • 38.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五》:时中国人避乱者多入突厥,突厥强盛,东自契丹、室韦,西尽吐谷浑、高昌,诸国皆臣之,控弦百馀万。
  • 39.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隋大业中嗣位,值天下大乱,中国人奔之者众。其族强盛,东自契丹、室韦,西尽吐谷浑、高昌诸国,皆臣属焉。控弦百余万,北狄之盛,未之有也。高视阴山,有轻中夏之志。
  • 40.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隋大业之乱,始毕可汗咄吉嗣立,华人多往依之,契丹、室韦、吐谷浑、高昌皆役属,窦建德、薛举、刘武周、梁师都、李轨、王世充等倔起虎视,悉臣尊之。控弦且百万,戎狄炽强,古未有也。
  • 41.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是岁,始毕牙帐自破,帝问内史令萧瑀,瑀曰:“魏文帝幸许,城门无故坏,是年文帝崩,岂其类耶?”
  • 42.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5-04-9]
  • 43.    《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四十九》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5-04-20]
  • 44.    《北史·卷九十九·列传第八十七》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5-04-20]
  • 45.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上》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5-04-20]
词条标签:
突厥 政治人物 君主 可汗 历史 人物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