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南夫

编辑:综合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2 04:41:18
编辑 锁定
连南夫,字鹏举,号一阳(1085—1143),应山(湖北广水)人,生于宋元丰八年,政和二年进士,历任司理参军,教授,主薄,府尉,后除雍正礼制局检讨,殿前文籍校书郎。宣和间曾以太常少卿两次出使金国。使归,迁秘书郎暨起居舍人;宣和七年拜中书舍人,除右文殿修撰知濠州;靖康二年造徽猷阁待制;建炎三年擢显谟阁学士知建康府安抚使,兼建康府、宣、徽、太平州广德军制置使。绍兴初年改知信州;四年移知泉州,诏以“忧国爱君”褒宠;六年进宝文阁学士知广州府,广东经略安抚使,兼广南东路转迤使;九年上书反对和议,力主抗战恢复奏事。秦桧大恶之,谪之泉州,自此渐退仕途。后携眷出走,扶二子自闽徙温,仲,二公分居鹿城、安固(现瑞安)长子宇茹公随父自鹿城迁徙我邑横山,后子孙经三迁,至峃前繁衍生息,自成望族。
中文名
连南夫
别    名
字鹏举,号一阳
国    籍
中国(宋朝)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应山(湖北广水)
出生日期
1085年
逝世日期
1143年
职    业
正奉大夫、太子少傅
信    仰
儒学
主要成就
两度出使金国
代表作品
《宣和使金录》

目录

连南夫简介

编辑
连南夫(1085~1143年),字鹏举,应山(湖北广水)人,宋政和二年(1112年)进士,历任中书舍人、徽猷阁侍制,擢显谟阁学士、知建康府、加兵部尚书衔、兼太平洲广德军制置使,知信州、泉州,进宝文阁学士、知广州、迁广东经略安抚使,绍兴九年(1139年),因得罪权相秦桧,被谪知泉州,后隐于龙溪县十一都秀山(今龙海市榜山镇翠林村西)之麓,绍兴十三年(1143年)卒,谥忠肃,赠左正奉大夫、太子少傅。
其子孙今散居在浙江、福建、广东、台湾及东南亚各地,原台湾“副总统”、“行政院长”连战为其第26世孙、为连舜宾第三十世孙。

连南夫连公墓碑

编辑
宋韩元吉
宣和五年(1),故宝文阁学士连公讳南夫,以秘书省(2)校书郎(3),假(4)太常少卿,贺女真。来年正月,会金使李靖,来告太祖(5)之丧。朝廷遂除(6)公接送伴,改命为祭奠吊慰使。公前以面对,更京秩,天子记其才气可用。而蔡攸方领枢密,阴忌之。大臣亦谓敌有丧,可以虚声动者,欲稍变契丹旧仪,合祭吊两使为一,且诏公:吾所奉赏设金缯(7)与借粮米,皆己副金人之需,而西京、应蔚、奉圣、归化、儒妫等州,逮今未交,宜开谕交取以来。公不敢辞,至敌,果以祭吊并聘为言。公从容对曰:“告哀使,仅留三日尔,朝廷亟欲报命,故因某送伴而遣,殆有司失照例,非有意也。”所议漫不答,反以纳张觉与燕山之民有所诮诘(8)。公慷慨复曰:“本朝兵将盖多,何至需一张觉,燕民之来稍众,未尽见尔。”论辩不屈,遂成礼而归。归即为上言:“敌好不可保也,朝廷所仰大将则郭药师,兵则常胜军,比年军政不修,新边无河山之阻,而粮食未均,蓟州卒有赢饿,河朔马群尽空,无留良焉。愿选中国将帅以制药师,练中国士卒以制常胜军。”因面奏刘延庆败十万众,皆童贯赏罚不明,至其遁走,且厚币以易云中,而以捷奏,乞斩贯、延庆,以谢天下。然城池不坚,器械不利,敌有轻视中国心,不一二年,将不遗余力而来矣!徽宗皇帝闻公言,大骇,尽以所论付枢密院宣抚司。而攸、贯之徒皆切齿也。始公道迁(10)秘书郎,既还,迁起居舍人(11)。七年三月,遂拜中书舍人(12)。言者观望大臣诋公为不职,除右文殿修纂,知庆源府。公曰:“庆源在河北,正宣抚所隶,何可居,挝登闻鼓论其事,愿易他所。”即改濠州(13),淮南小郡也。而言者志未逞,复谓公谢表有讥讪,降一秩。是岁十二月,敌果率众逼京师。钦宗皇帝讲和敕下,即论敌情十患。愿因诸道之兵未遣,亟击之。靖康二年(14),除待制徽猷阁。公曰:“吾惟备一州矣,缮治濠城,凿巨石五百步,运甓塞淮流之贯城者,增城为三丈,立楼橹并城,开稻田十里以为泞。”二圣北狩,或言伪楚赦且至,公密伺于境上,曰:“有赍赦者当斩之。”己而宗室数十,丐纳官职以去。公持之恸哭曰:“南夫宋臣,且侍从也,义当保兹垒,况元帅康王在外,必应天命,诸君幸毋恐。”即遣人驰蜡书劝进。建炎登极,诏公再任。公又论讲和致祸之由。闻集议驻跸,即上书祈幸关中,且谓敌势甚炽,秋高马肥,必为渡河,绝淮之计,画捍御策为四十条。复移书李纲、郭三益,宜用汉高捐关东以与黥布韩彭之策,以燕云致其地豪杰,以辽东致高丽,以契丹故地致契丹遗族。其论甚壮,继有召命。而敌己至扬州,濠民惧无与守也,挽公不得行。明年,除显谟阁直学士,知江宁府(15)。未逾月,大驾驻江宁,即府治为行宫。公竭力营缮,无一弗备。又乞江北置三大都督,分总陕西、两河、淮南诸路,而自荐一二大臣为可用。语出惊众,即丐外祠,命知桂州,又改饶州(16)。金人已自江浙破豫章、临川,游骑至饶境。公科丁壮为固守。敌虽不犯,而群盗蜂起。有侯进万余来攻。公大关城扉以疑之。贼惶惧未知计。公夜炽火,声鼓震天,进遂惊溃。而刘文舜大艑数十,由南康而下。公躬部民兵,昼夜乘城,矢石几尽。时御营统制王德,号王夜叉,驻兵卢陵。公飞书邀之。众畏其不来。德得书,泣曰:“我尝系建康狱,连公为守,待我厚,当死报之。”以舟师,不三日至。文舜惧,请降。诛其渠魁五人,而散其众。有王念经者,以左道聚愚民至十余万。公劝德追击至贵溪,斩首数万级,复为民者几倍。绍兴改元。张琪既破新安,直抵城外。公遣将败之,伏尸四十里。于是饶以块然小垒,而能却金兵,捍群盗,独立于江左,饶人至今祠公不忘。而公以疾得请临安府洞霄宫。未几,起知信州(17)。始诏守臣具民间利病,或边防五事。公应诏论十一事,且指赦令倚阁二税为非。曰:“安有占田而不输税者,军旅调度,顾可阙乎?”移泉州。朝廷下福建造舟以备海道,遣使督促。公曰:“舟用新木,难遽办,且湿恶易坏,若以度牒钱,买商船二百艘,则省缗钱二十万矣。”从之。时诏亲征伪齐。公慨然献议,引汉卜式愿尽死节,马伏波以马革裹尸之意,乞扈从(18)。不报。在泉二年,提举江州太平观。岭南水陆盗贼充斥,刘宣自章贡扰揭阳,郑广、周聪抄海道,而曾衮据釜甑山者七年,其余妄称大王、太尉、铁柱火星、飞刀打天之号,凡十八火,动数千人也。即起公经略安抚广东,进宝文阁学士,兼措置虔(19)闽盗贼。公入境,召大将韩京,激励使之。且按诛惠州孔目吏与曾衮表里者,合诸郡兵,以次年平定。降者遣诣密院,或分置军中。擒获者戮于市,协从者还其业,岭峤遂清。诏书奖谕,迁官一等。而公裁决明审,滞讼悉空。番禺之人立祠作碑,以纪其绩。徽宗与宁德后凶问至。公上疏曰:“事已如斯,追救何及?惟用兵可以雪耻。宜乘军民痛忿,竭作北向也。”郦琼既叛,公又言豫贼得琼,正在疑贰,愿以刘光世为前驱讨焉。逮河南故地暂得,公亦进封事,以为殆天授我,机不可失也,正不可以得地小恩,而忘二圣播迁大耻,当乘其未备击之。复提举太平观。盖公自靖康,深以和议为非,至谓不知讲和为何策。国家之难,皆和议有以致,执论不变。及故地虽失,慈宁还归。宰相以成功自居,指公为异论之人。言事者奉其意,以公在广日,用讲和霈恩,放杜充之子,自便为非。由是落宝文阁学士。绍兴十三年(20)正月二十六日,终于福州寓舍,春秋五十有八。呜呼!公盖应处士之曾孙也。处士,德安(21)人,讳舜宾,欧阳文忠公表其墓,所谓孝友温仁以教其乡者,赠至金紫光禄大夫。其第三子讳庸,公之祖也。考则讳仲涉,赠至通议大夫。妣杨氏、高氏,赠淑人。公字鹏举,年二十四,进士上舍释褐(22),授颖州(23)司理参军(24),移鼎州教授(25)。省罢,调澧阳(26)尉,丁内艰(27),调襄邑(28)主簿(29)、虔州(30)教授,未赴,除辟廱(31)正礼制局检讨,补校御前文籍,遂为校书郎。徽宗一见奇之,仅逾年,擢之侍从。气正而言直,艰难变故,志在经纶。其言曰:“易穷则变,变则通,今之祸变,真变也,而通之道寓焉。”故始献议幸关中,继则议迁江陵。且谓天子当留神武事,以激昂将士。乞仿讲筵之制,置侍射侍驭之官,以待诸将。选三等豪户,仿六郡良家子,以充禁卫。乞先图李成,则盗贼可无患。然朝廷既诛六贼,凡除授有讨论之目,公则曰:“何示天下以不广也,惟当共筹所以报金人而已。”又谓:“可以用人死命,无过爵赏,而朝廷吝惜太甚,请优立告变赏格,而增重帅守之权。”皆不顾众异,州县各阙官而悉罢权摄。公则曰:“议者不过为朝廷惜请给之费,宜听其权,而监司察其私,严其谬举同罪之罚,则无废事矣。”及举行赃吏杖脊朝堂之令,公自信州条具言曰:“选人七阶之俸,不越十千也。军兴,物价倍百。当先养其廉,稍增其俸,使足赡十口之家,然后复行赃吏旧制。”朝廷是之,增选人茶汤之给,天下称诵,以为长者。在濠,遇渊圣受禅。首乞下罢天宁节宴设。及建康初,对行宫,即劝天子以汉高唐太宗之英武,而行孝悌。又曰:“宫阙少安矣,当思二圣在沙漠而未安也。”于此朝群臣,则问以迎二圣之策;于此见将士,则问以回二圣之谋。太上皇帝为之感动。盖公于论思靡不尽,而不为拘挛龌龊之论,才略从横,仅见于诛锄寇盗,绥靖一方,曾未得究其所施,诚可哀者。其帅岭南,惧涉瘴疠,自誓不受俸给,以祈全家生还。及被赏进官,力辞不肯受。朝廷不从,竟以回授其兄哲夫,而以俸给推与其兄妹及侄。自广而归,扶携仕族之不能归者数家。平生奏补,先其孤幼。轻财好施,家无余赀。绍兴十五年十一月十五日,葬于怀安县稷下里崇福山之原,而未克有铭。淳熙之十一年(32),其子壅来告,因考订其行事,叙而碑之。公官至中大夫,赠左正奉大夫。娶王氏,邻臣之女,赠淑人,先公卒。男三人:壅朝奉郎,权发遣邵州(33);瑴承奉郎,监秀州(34)华亭县袁步盐场;莹承奉郎。女二人,长以疾废,次适将仕郎刘蘧。瑴、莹与次女皆前卒。孙男二,孙女九。有奏议三十篇,文集二十卷。铭曰:文武之分,肇岂自古;治功则文,戡定斯武;嗟世诵说,乃以为文;侮至患生,孰济我民。伟矣连公,处士之孙;以文决科,勇且有仁。公初奉使,请诛边臣;不惧不惊,天子圣明。祸乱方兴,刻意武事;矢谋于朝,用则不既。御戎鄱津,殄寇海滨;笑谈之间,有劳有勋。政令恩威,英明恺悌;蒸赏于民,才则我忌。以和为功,吾其可同;成败奚言,第输我忠。惟公之忠,匪顾其利;孰能昭之,赍志没地。怀安之原,稷下之山;罔愧于先,后其有传。
(选自《钦定四库全书》南湖甲乙稿卷十九)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 中国